【独家】市民太贵就不买 乱起价,举报你!

浏览量:313 发布于:2020-06-13
【独家】市民太贵就不买 乱起价,举报你!
独家报道:潘丽婷

【独家】市民太贵就不买 乱起价,举报你!

民众收入不增,生活开销大,惟有减少外出花费及用餐。你敢乱起价,我敢抵制及举报,让你坐牢!

百物高涨苦了消费者,尤其工资不涨收入减少,更是市民难度经济低迷的大问题,公众欣闻政府严厉对付乱涨的商家之余,也改变任人鱼肉态度,化被动为主动,敢敢抵制和举报不法商家。

望眼四周,大部分市民皆对经济欠佳,钱不够用、马币贬值及商品连连涨价等大吐苦水,除了收入不增,有者甚至失业、工资减少、福利与津贴不再等,只好减少外出、在家自煮及精明消费省开销。

《商洋商报》记者针对早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称,将采取执法行动对付牟取暴利及胡乱涨价的商家,包括让这些商家坐牢走访民众,获得公众积极回响。

商贩不敢放肆

市民承认,社区内确有不少商家趁机浑水摸鱼,以种种借口调高商品和餐饮价格,为免肥了商家口袋苦了自己,多数时候都货比三家,嫌贵则不光顾,实行抵制。

有者说,乍看下这样应对显得消极,甚至会被形容为斩脚趾避沙虫,殊不知这却是很有效的方法,因为一些商贩会担心客人流失而自我反省或调整,不敢继续放肆。

商家担心遭取缔薄利多销留客源

受访商家则说,马币贬值使材料成本价格增加,所以有时难免贵来贵卖 ,但时下不少消费人讲究权益,所以也不敢贸然起价,以免被误会而遭取缔。

一些商贩则表示,为了留住客源,只好自行承担涨幅,甚至有时被迫不涨反降,希望在市场淡静时能薄利多销,以减少亏损。

不过,商家坦言,自行承担始终并非长远之计,考虑到利润为先,仍会小幅涨价,而他们认为涨价幅度是否合理因人而异,也视商品种类及素质,并没有一个标准可依据。

以熟食为例,一般起价50仙左右算合理,若是涨价1令吉偶尔也会惹人非议,糕点、茶水则多是涨10仙20仙,尽量维持在大众较易接受的价码。

武吉免登小贩商联合工会主席兼雪糕业者·薛富丰

胡乱涨价得不偿失

马币贬值,原料上涨等因素,雪糕成本比以前涨了12%,供应商表示还会有另一轮起价。

虽说武吉免登区生意以游客为主,但非长期客源,为留住本地客人,目前自行承担涨价幅度,把利润放低,以期长期有熟客源,度过经济低迷期。

我也非担心遭取缔不敢涨,而是本地市场冷淡,调整价格恐流失忠实顾客群,宁可这时期少赚,长期有生意可做。

据我所知,的确有不少商贩偷偷涨价,主要是游客付得起,另一原因是业者生意大不如前,为应对日常开销而调高利润,此举已引起本地消费者不满。

希望业者勿为谋利,蓄意调高价格,一旦被取缔,恐得不偿失,也会吓跑本地消费者。

【独家】市民太贵就不买 乱起价,举报你!

百物高涨,钱不够用,市民减少外出花费,购物时货比三家,市场显得淡静。(档案照)

只光顾老实商家

受访市民说,近两年的确百物高涨,惟工钱没调整,花红不再及收入不增等因素,使他们必须在有限的收入内,应对高幅度涨价的开销,生活变得难过。

所以,若是遇到商家浑水摸鱼,企图从消费人身上拿好处,大家都不会再默默忍受,反之会提出质疑或日后不再光顾,以教训这些无良商家。 

不过,他们也强调,社区也有老实商贩存在,所以平常会选择向老实的商家购买。

至于合理价格定义,他们表示多以商品品质为考量。

市民也认为政府有责任到全国大街小巷查看价格,以免有商家趁机牟利。

做生意要公道——退休人士·吴玉桃(77岁)

我以前是当小贩的,那时材料不贵,加上有地,在屋前种些菜、葱,就可供档口使用,如今退休了,档口交孩子打理,但我们强调做生意要公道。

市场很多物品都涨价了,小贩有小贩家庭,民众也有民众家庭,大家都喊钱不够用,其实是看你怎样用。

每月收入有多少,就看多少钱办事,东西贵就买别的取代,否则赚再多也不够用,无论生活富贫,大家都得精明消费。

自己煮更经济——退休人士·李女士(77岁)

退休多年,毫无收入,近年经济不好,物价高涨,在外吃一碗面也得6令吉,加上饮料,一餐少说10令吉,所以大多数时间在家里煮,经济实惠。

一餐若不煮鱼,约5到10令吉就可煮上一餐让两三个人吃。

尤其是去年消费税后,东西样样加价之余,糖起10仙,一杯茶也起10仙,有的甚至起20仙,还有面粉最近也起了价,相信会有另一轮涨风。

我明白如今材料样样贵,但有的商贩价格涨得离谱,退休人士哪有多余钱消费?我只光顾熟店,并认同政府勤检查市场货物价格,以免不负责商贩随意乱起价,苦了人民。

生活越来越难——退休人士·林金娣(82岁)

最近政府宣布调涨面粉价格,超市散装面粉被人大事扫货,加上面粉用途广,恐掀起另一轮涨风。

我的零用钱平常靠孩子给,他们薪水也不高,过去没调涨多少,但外面吃用涨了不少,感觉生活越来越难维持。

如今家里吃用都选便宜的,也不懂这种情况会到什幺时候 ,只希望政府振兴经济,增加人民收入。

只能想办法省——泥机工人·黄宝金(63岁)

近年经济不好,很多大工厂关闭了,有者干脆只用外劳,我已很久没开工了,完全零收入。

目前一碗面约6令吉,杂菜饭普通六七令吉,吃好点则要八九令吉,基于近数月零收入,早餐已从粉面变去一杯茶及一片面包,下午及晚上回家吃,避免用钱过多。

长期在收入不增情况,百姓如何生活,只能想办法省;我也不清楚价格如何才算合理,只能采取贵就不吃方式。政府有必要认真探讨通货膨胀原因,以免苦了小市民。

网购省时省钱——业务发展经理·黄馨语(30岁)

政府有控制是好事,但商家也有苦,总不能让商家为高成本买单,这是不公平,也不可能的事。政府不能只以“有控制”来作为标准。

以前总是骂商家“奸”,但随着涨潮不断,也理解商家苦处,很多时候身为消费者会站在商家立场去理解整个市场。最常听投诉是马币贬值,以美元交易的商家生产线被逼停止,还有减少进口。

我强调精明消费,货比三家,所以不曾针对商家问题投诉,现今网购站常有办抛价日,还送上家,节省更多时间和金钱。